(本書已絕版,無法在網路書店購買,實體書店或許有庫存)→還好我一出版就買了..

作者  /  江元慶

出版社 / 報導文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 / 2008/08/04

 

若你身為法律人,你一定要看,好好檢討自己的工作為人民帶來什麼?

若你不是法律人,對法律一知半解,你更要看,憲法保障了人民什麼樣的權利?

民國六十八年,第一銀行發生押匯弊案,有公司以不齊全的文件向一銀中山分行申請押匯,當時一銀為配合國家政策協助出口商交易,曾發布極機密的辦法,廠商若有欠缺單據,在某些情形下仍可先墊款給廠商,所有分行職員及主管皆按章行事。

當時一銀總稽核發現中山分行應收利息帳目不合及多筆有疑問交易而呈報給董事長,那時的一銀為公營,頂頭上司是財政部,故董事長向財政部長報告此事,而財政部長亦將此事交由檢調單位調查。檢調單位於是陸續傳喚中山分行經理、副理、襄理、職員等十二人,在分別訊問後,檢察官裁定收押禁見。而身為襄理的柯芳澤、張國隆、林泰治三人自此在上訴、發回更審十二次間流浪了二十七個年頭,自壯年被羈押後,到七十歲白髮蒼蒼時仍在高等法院接受法官訊問,他們早已行屍走肉過日子,只想知道這漫無終點的訴訟何時了?司法到底何時才能給他們一個清白?

本書作者江元慶先生在政大新聞研究所準備論文時,聽聞一銀押匯案已創台灣司法界發回更審次數最多的紀錄,開始著手收集資料、訪問而撰寫本書,希望藉由這個誇張的案件能給司法界一個棒喝。故近來司法院舉辦多場「妥速審判」研究會,希望能增加刑事案件審判速度,避免侵害人民權利。

這個案子最後在民國九十六年八月二十三日終審定讞,三人皆獲判無罪,之後三人聲請冤獄賠償,只有林泰治獲賠五百多萬的賠償金,而柯芳澤及張國隆卻判決駁回,至今仍在為冤獄賠償金打官司.........

看這本書,時而鼻酸、時而眼淚打轉、又是憤怒、又是感慨,司法究竟帶給人民的是正義還是不信任?若司法警察能認真蒐集證據,檢察官仔細調查而非濫權起訴,法官也不會每天都想死,永遠審不完的案子,積壓再積壓的卷宗,使的有些法官不再能公平審判。曾經我無法理解「法官除了良知外,一無所有」,如今能深刻體會,法條可以查、經驗可以累積,但是「良知」卻無處取得!有多少案件從一開始的偵查就是錯誤,若到了法院,法官仍無法讓案件水落石出,公平正義在哪裡?人民難道只能抑鬱而終嗎?刑事訴訟的目的不就是發現實體真實、追求法安定性及法和平性,若整個訴訟過程給人民的是一場又一場的災難,我們可不可問「司法人員,你們的良知在哪裡」?

我真的強力推薦本書,除了能一窺「一銀押匯弊案」整個事件過程外,也有描述其他案子,對於整個法庭活動、司法人員職務及刑事訴訟法與憲法都有清楚描寫,讓我們這些法律門外漢對我國刑事訴訟程序能有一番瞭解。有人不喜歡法官,覺得他們很黑暗不公平,有人不喜歡檢察官,覺得他們隨便起訴人,我就不喜歡律師,覺得他們只為錢做事。其實,這些人中,真的有人是老鼠屎,但更多人其實是認真為保障人民權利的人。林泰治在更十二審判決宣布前就曾說過「我的菩薩出現了」,這人就是陳憲裕法官,陳法官在最高法院第十二次發回更審時被分派到此案件,在看到卷宗時很訝異怎麼民國六十八年的案子到現在還未定讞,問題是出在哪裡?當他花很多時間仔細閱讀完所有年代已久遠、已泛黃的相關證據後,他決定讓這案件就此終結,絕不讓最高法院找到任何理由發回,於是陳法官花更久的時間重新針對歷次最高法院發回的理由整理相關證據、附件,更難得的是,陳法官在更十二審第一次開庭前向三位被告深深鞠躬道歉,是司法誤了他們,也許是上天可憐他們,也許是老天爺覺得折磨夠了,這一次他們終於能再見那早已放棄的光明。我想,我們須要的就是這樣的法官!

一場官司不該拖了又拖,人有多少歲月可磨,有幾個三十年可等待?曾有這樣的例子,被告問法官,到底訴訟何時才能結束,若等不及而死呢?法官回答「這樣我寫判決書可以輕鬆點」依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被告死亡,法官即諭知不受理。 試問,法官只是人不是神,可以如此踐踏人民嗎?柯芳澤等人在無罪定讞後,託本書作書江元慶先生向高等法院陳憲裕法官致謝,陳法官說了這麼一段話「身為司法人,能不能以同理心站在被告/被害人的立場來看問題審案很重要,一個案子該查的都查了,法官窮盡心力已沒辦法再查,就應該綜合全部的證據做出判斷。否則,無止盡的開庭就是無止盡的折磨」,末了,陳法官又說,沒什麼好感謝的,他只是『做一件身為法官該做的事』。那麼,之前的一百位法官是不是該好好思考一下?

更十二審獲判無罪後,三位老人的喜悅只是一下子,因為高檢署檢察官在預料中上訴,作者江元慶先生想知道上訴理由是什麼,不斷追問該位檢察官,但這位日理萬機、業務繁忙的檢察官卻拖至七個月後才寫出上訴理由!我國司法體系到底是審判機關出問題,還是檢察機關有毛病?難道又要再拖個幾年嗎?司法改革談了十年,到底改了什麼?

三位老人因為這場官司搞的家破人亡,一生的清譽毀在第一銀行及司法的手中,他們怨恨,為什麼照上頭命令行事卻落得圖利他人、貪污的罪名,為什麼法官不願意仔細查證一銀提供的資料有疑點?終究,他們有幸能向世人證明他們的清白,但「遲來的正義,非正義」,大好時光已遠去,光明前程早蒙灰,快樂時光不復見,憂鬱悲傷已纏身。還有多少人尚在時間河中等待上岸,又有多少人正在大聲吶喊「黎明,何時來?」

 

*逾十年尚未判決終結的案子(摘自「流浪法庭三十年」附表十八):

1.陸正綁架撕票案(17年)

2.蘇建和三死囚案(14年)

3.邱東溪強盜案(12年)

4.李克良殺警案(10年)

5.法官羅紀雄貪污案(10年)

以上計至95/5/31

 

 

相關報導:

 29年官司 壯年變白髮 獲國賠525萬元終可修屋

官司纏訟29年 被告壯年成白頭翁

一銀押匯案》無罪耗28年半 監委斥罔顧人權

解雇無罪員工 一銀判補薪347萬

流浪法庭30年(《司法無邊》增訂本)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米奇小老鼠

  • 看到您覺得江元慶作品不錯的評語, 且讓身為當事人的我還原當年我看到的事實! 並且表達一些不一樣的意見.

    這些描述是我跟另外一位網友針對此事的應答節錄於此, 或許內容有些唐突, 但我說的都是我親眼看到的事實或是親身體驗的回憶!

    基本上我只是作一件就我記憶中, 也是親身體驗過其中一部份情節的事 ( 有些當事人, 也不一定就是那件事的所有被告們, 都還在我家商談, 最後甚至變成談判 … 依我來看許多人在這件事情上, 到最後都是受害人或失敗者, 因為從民國 68 年 到 98 年的台灣整體商業發展成果或經濟經驗看, 我的判斷是贏家不多…即使包括林浩興, 於勇明在內都贏得有限… 甚至輸了很多, 原因我可找個時間說明一下… 這都可以用大家在台灣的親身體驗跟事實 … 也是可以找出數據來看的… 等我找個適當時間… ), 作出回憶, 還原一些當時的歷史, 讓這件事有多方面記錄的存在. 同時指出江元慶作品考慮非常非常欠週之處.

    以江先生的學歷, 工作經驗, 思考的週密性, 會這樣描寫這件事是很出乎我意料之外的!
    以他的專業能力, 不應該寫出這東西來!

    "江先生……,主要是想寫僵化的司法訴訟制度”
    對於這件事, 我沒什麼意見.

    可是依我當年參與此事的記憶, 還有逐漸長大求學與進入社會工作累積到的知識, 江先生描述這三個老傢伙的寫法, 在我看來是 標準的 “為這三個人證明清白”的作法 !

    用這三個人來談僵化司法制度是不恰當的.

    也代表江元慶的專業受人質疑!
    報導文學幫江元慶出這本書一樣也讓人覺得很無能!

    因為這三個人依我看分兩種情況來談,一種是與林浩興, 於勇明串通好的(不一定是拿錢的啦), 那就算是幫兇, 應受法律制裁! 如果因輕率, 疏乎或不注意, 一樣有要負起應有的責任.

    另一方面, 這三個老傢伙不認罪 ( 罪名與量刑輕重倒是可以有商量餘地的 ), 在我國的制度下就是長期的司法爭訟, 後果是可預見的. 這是那三個人的選擇, 沒有人強迫他們”打官司”,既然選了打官司這條路, 就不要怨司法制度!

    因為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報怨司法制度是一種無聊!
    請這三個人報怨自己為何要亂放行林浩興押匯這件事.

    司法制度在這件事情上, 完全沒有錯誤. 這也就是我的想法!

    我媽媽不知道事情輕重, 貿然替林浩興他老婆陳美惠作保, 受到國家法律制裁, 雖然無辜, 但我們不怨恨司法制度!
    因為法律的制定與通過是受到大家認可的. 即使是目前這個時點, 作保就是有作保的責任,
    這司法制度在我看很公平的!

    新刑法的規定我並不熟悉, 但當年的法律與政經體制的結構中, 銀行是特許行業, 一銀當時算是省屬三商銀! 從業人員具公務人員身份,受到公務員的就業身份保障(這也是當年許多人說進銀行作事可以作一輩子的原因之一, 十五年前依然有此說法, 還很流行歐, 呵呵! ), 被依圖利罪偵辦很正常! 沒有錯誤! 因為他們算公務員!

    當時的輿論與社會觀念也看不到有人質疑不能用圖利罪偵辦他們!

    此外我也強調一點, 再囉唆一下,…

    ” 民國六十八年當時還是戒嚴時代, 金融管制嚴格, 身為外匯交易處理人員, 應當知道銀行內規與政府對外匯交易管控的嚴密! 一味強調為國家賺取外匯確茫然到不知控管風險???
    當時作貿易要押匯是隨便像現在去醫院掛號看病一般的方便嗎?

    告訴大家, 沒有那麼方便!
    押多少錢的外匯或承作多少金額的貸款很多是要靠關係或說有點內幕的!
    沒有像作者說得那麼簡單!!!
    明的規舉, 暗的規舉很多!!! ”

    以上我所說的是公開的秘密!

    即使我同學去銀行作事後, 從事放款業務的, 還是遇到這樣的事, 那已經是新銀行開放經營之後的民國84年囉! 上門貸款的客戶拿到錢了, 還主動表達要
    “致意”, 我同學想說銀行已開放民營, 應強調競爭與服務, 怎麼還有客戶是金融管制時代的思想, 一時感到非常意外哩! ㄟ ㄟ

    由此可見當時社會一般人對銀行的想法!

    而這三人都是銀行等級不低的職員, (外匯部份過去是銀行的當紅部門哦), 腦袋算是好的, 應知道作事的分寸, 尤其當年金融管制嚴格, 法規非常嚴格, 我文中所說的紀律, 其實後面還跟著一堆行政命令, 乃至法律 ( 戒嚴時期的一堆東西, 你比我一定是清楚多了! )以當時的法律來看, 他們就是違法了! 商量餘地很難找到!

    “陳憲裕法官判決書的理由,新刑法的圖利罪是規定要違背「法令」(法律或命令)…”, 這應該是適用到新刑法才有的事了! 當年沒這回事!

    “找不到他們受賄的證據”

    這是因當時偵蒐技術與投入偵辦人力的不足, 我也不敢說他們一定受賄, 可是依當時的金融法規與其它相關行政命令, 甚至法律, 他們的行為就是觸法, 沒什麼好辯解的. 這裏的問題只是偵辦草率與否的問題!

    而這案件會弄了那麼多年, 難道他們都一直遇到爛的法官與檢查官嗎? 中華民國爛執法人員好像沒多到這樣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