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的雙生.jpg  

 

作者:泰絲.格里森

譯者:陳宗琛

出版社:春天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年05月18日

 

看完「莫拉的雙生」,我正式宣告成為泰絲.格里森的書迷!

印象中讓我看了感到毛骨聳然、起雞皮疙瘩,又無法放下書本是倪匡的「極刑」,「極刑」描寫衛斯理去參觀一座蠟像館,覺得所有的蠟像做得栩栩如生,後來發現那些都是真人做成的,倪匡在這本書裡,將意境描寫的很逼真,讓人在閱讀時仿如正處在這座恐怖的蠟像館裡(不蓋你,這本書是一、二十年前看的,我現在竟然邊打字邊起雞皮疙瘩!)。

「莫拉的雙生」不像「極刑」帶著科幻,它是社會寫實,牽涉到領養、父母、兄弟姐妹與愛情。莫拉是法醫,某一天從法國出差回國,竟看到自家門口圍起了警察的警示帶,警察及鄰居們聚集在她家門口,當莫拉走過去問發生什麼事時,現場的人全目瞪口呆,警察告訴莫拉,她家門口發生兇殺案,莫拉走到被害人的座車,看到被害人是一槍斃命,接著看到被害人的臉......竟然是莫拉的臉.........

這本書讓人感到可怕、發毛之處,在於莫拉追查這起兇殺案發現的另一起四十前的案子,這起四十年的案子,起源於一個國中男生帶了剛轉學過來的同班女生去他的祕密基地,當男同學從祕密基地拉起一隻從活生生的貓,經過飢餓、死亡、風乾的「自然」過程成為一具貓骷髏,女學生感到害怕欲跑走,卻被這位男同學綁住腳,吊掛在那個祕密基地,男同學要做實驗,一隻貓變成骨骸需要七個月的時間,那...人呢?

莫拉很早就知道扶養自己的不是親生父母,但她沒想過有一天竟然要面對事實,莫拉的做法與她妹妹不同,若我呢?我會勇敢面對還是選擇逃避?我想,當我們真正面對問題所選擇的答案通常不同於假設時的答案,理由是未親身經歷,沒有震撼感,假設性答案就成了玩票性。我還蠻喜歡這本書裡的一句話,「有時候不知道真相會比較幸福」,真的,有時人們太執著於真相,卻沒考慮過自己是否能承受,但不去瞭追求,難道要一輩子就成駝鳥般當成什麼事都沒發生嗎?

對於莫拉這個「法醫」的工作,沒有太多的著墨,畢竟這本書的主角是莫拉,內容跟她有密切關係,若要看莫拉的工作狀況及瑞卓利之間的合作,追緝兇手,泰絲.格里森有寫一系列的相關著作,可惜台灣尚未引進。法醫、刑警與檢察官之間有著微妙關係,依我國刑事訴訟法及法院組織法的規定,法醫及刑警都受檢察官指揮,但刑警與法醫卻屬不同系統,法醫編制在檢察署底下,刑警卻不是,真好玩。

這一年來,我很愛看這類靠法醫、鑑識小組以鑑定方式追查案件的推理小說,「鑑定」必需能看出與正常狀態不同的地方,哪怕是一點點,都可能是破案關鍵,而要找出這些異樣,靠得是經驗與觀察。在閱讀書本的同時,雖然我不是看到現場或各項證據,無法精進觀察力,但能讓我訓練判斷力。

 

, , , , ,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