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光歲月  

 

 

 你喜歡黑夜,還是白天?

 或許白天不懂夜的黑,但是待在黑夜裡又何嘗願意,只有少數人天生隱身於黑夜,大部分的人是被迫藏匿於夜晚,將黑夜當成保護色,但心裡卻是企求一絲光線能照射進來。

心裡有塊痂或記憶有處塵封地塊的人都知道,時間並不會沖淡一切,歲月也不會帶走傷痛,能沖淡的方法是勇敢挖開傷口坦然面對傷痛。因為黑夜縱然令人心安,卻也看不到惡魔,唯有陽光閃耀照射才能讓惡魔無所遁形。


曾經考慮是否要再一次接觸如此灰暗書籍,對照著田定豐悲慘人生,或許我們的傷口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劃痕,如今的田定豐朝著夢想走、實現夢想,這不是一本單純的書,是一把鋒利的手術刀,正割開心上的痂,讓傷痛赤裸裸,這過程令人汗涔涔淚潸潸,只為讓傷口癒合。

陪伴我目睹這場手術的是淚水。

無法理解親生父親怎忍心如此殘害自己的孩子,更無法理解田定豐母親的想法,寧願兒子被打到性命堪憂也不願離婚,只因怕兒子被笑是沒父親的孩子,到底要逃避的是不一定存在的恥笑,還是眼前的暴力行為呢?田媽媽的想法令人困惑,如果那一天不是田定豐小命差點休矣,如果田定豐沒有好的導師,也許田媽媽仍咬牙看著兒子哪天被打死也不願離婚。呂時珠老師是改變田定豐命運的生命導師,雖然她無力解救田定豐的身體與家庭,但是她教導田定豐「跑,你一定要向前跑,念書就是向前跑」,於是他跑離交通紊亂的十字路口,跑離車多擁擠的路口,跑離不知往哪裡的不知名道路,朝向名叫「音樂」的康莊大道,找到生命,找到自我。

白天之所以不懂夜的黑,是因為不瞭解夜的傷痛,是因為看不到夜的傷口,如果可以,請試著掀開黑夜布幕,一個擁抱是一絲陽光,一絲陽光是一婁希望,而「希望」則是治療傷口的藥水與紗布。

一個成功人士不見得有顯赫家庭背景,這本書讓人跌破眼鏡。那麼,請準備好面紙,翻開第一頁吧。

 

 

 

 

 

 

 

 

 

, , ,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