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星星許願

 

 

人類好像只要看到星星或月亮就想許願,尤其是拖著長長尾巴滑過天際的流星更是受歡迎,看著黑幕散落著點點星空,有人把它當作道路的指引,也有人遙想過去,或看著銀色玉盤緬懷某個人。「向星星許願,向月亮祈禱」用廣播節目串連兩個兩代故事,有一些少年迷惘或成年人茫然,靠著廣播從黑暗中被救贖。秋雄在小學時,同時參加露營的三個人為尋找螢火蟲而迷路,在小溪旁等待天亮,在睡眼朦朧間聽到「星空廣播秀」,在節目結束後,在不可能出現螢火蟲的情況下竟然出現一大群,這群螢火蟲就像是為了解救三個人般,他們一路追著螢火蟲,追著追著就回到了營地,事後發現當天的廣播節目並無「星空廣播秀」這個節目。

隨著時間流逝,小學生成了國中生,那場螢火蟲事件成了在記憶深處裡一個塵封物件。里崎美紀,秋雄暗戀的學姐,為了這段戀情,秋雄再一次回到曾經找尋螢火蟲的營地,試圖找到那個不在節目上的廣播節目。同樣的時間,「星空廣播秀」再次從收音機裡傳出,這天是「星空廣播秀」最後一集節目,而主持人講到了「里崎美紀」,從主持人口中說出「里崎..美紀」?

若不是「星空廣播秀」,期待的螢火蟲可能成為遺憾,若不是「星空廣播秀」,秋雄與美紀可能只是擦肩而過的國中校友。「星空廣播秀」主持人里崎宇宙為秋雄捉住屬於秋雄的未來,而「月夜廣播秀」主持人里崎世界卻將掌心從「過去」裡拉回到「現在」,讓他勇敢面對「未來」,面對他殷殷期盼的美紀。

 

「 哈囉~親愛的朋友,你們好!今天過得如何呢?..........」

 

 你喜歡聽廣播嗎?

 還記得國中時,有一次爸爸說若我的成績能達到他的要求,就會買一台收錄音機給我,為了要得到這份禮物,我拿出前所未有的苦讀精神。得到收錄音機後,我跟弟弟常在人靜的夜晚找尋想聽的廣播節目,有次不小心轉到中廣某個頻道,傳來的是廣播劇,不是說書喔,是有很多人扮演不同角色的故事劇場,我跟弟弟是第一次聽到廣播劇,被那精采的聲音情境給吸引,每晚12點便守在錄音機旁等待續集。入迷的我們因此而睡眠不足,隔天上課的精神很差,對念書是一切的學生來說,如此非明智之舉,於是我們決定將它錄下來,待有空時再聽,便輪流守到12點,按下錄音鍵。

  

「向星星許願,向月亮祈禱」,也讓我想起小時候喜歡仰望星空,只因為晚飯後必窩在外公懷裡,坐在庭院餵蚊子,喔,不,是吹著徐徐微風,渺小如我,只能抬頭看著繁星滿天空,外公不懂星座學,不曾講過任何關於星星的故事,只是搖著扇子抱著我,看著我望著眨眼的星星入睡。雖然我當時沒聽說關於星星的故事,倒是有著月亮傳說,媽媽常對我說,「不可以用手指指著月亮,會被月亮割耳朵」,奇怪的是,小時候耳朵下方真的常有一道傷口,碰到就痛,我很緊張,明明沒有指月亮啊,為什麼我又被月亮割耳朵了?媽媽說「你可以雙手合掌,跟月亮道歉,也可以對著月亮許願喔!」

  

 廣播是個很奇妙的東西,自小孩到老人,好像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煩惱,當這些煩惱需要有出口時,似乎廣播節目成了眾人的「張老師」,聽著主持人娓娓訴說著一個個心情故事或難題,圍在錄音機旁的聽眾聚精會神,似乎傳來的聲音說的正是你我的故事。總是在寂寥的夜晚,或獨自開著車時,聽聽廣播成了一種寄託一種習慣,也許傳來的是主持人低沉柔美嗓音,也許是首悠揚樂音或是慷慨激昂的搖滾樂,不管傳來的是什麼,這一道「聲音」傳遞的是一種生命力與色彩。

 

「哈囉,現在是深夜11點,你入睡了嗎?是否看著星空想某個人呢?在這個時刻你想聽哪首曲子?請留言給我們.............」

 

 

 

 

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